關於部落格
  • 142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謝謝你的愛(黑約X霸王)



  「你要我說多少次,別靠近我!」

  霸王不耐煩的轉過身對著在他身後的約翰怒吼,他瞪著約翰,約翰和往常一樣的笑著。

  「別這樣嗎,親愛的霸王,我很愛你欸。」約翰無奈的說著,伸手想摸霸王的臉。

  「別碰我,你並不是……我愛的約翰。」

  揮開了約翰的手,他沒望見約翰眼裡的悲傷,轉身就進到了房間。整天的工作和出征,讓身心都非常的疲累……他脫下了那襲黑色的鎧甲,換上了平時穿的長擺黑衣,往柔軟的KING SIZE床鋪上一倒,伸手緊緊的抱著那紅色的抱枕……

  「吶,約翰,你什麼時候要回到我的身邊?」

  霸王的雙瞳,顏色不斷的變換著……時而金黃、時而琥珀,但眼裡都夾帶著濃厚的想念……

  好想念,好想念那陽光般的笑容;好想念,好想念那頭藍綠色的柔軟頭髮;好想念,好想念那溫柔又溫暖的語調;好想念,好想念雙綠色而且會笑的眼睛……好想念,好想念你,約翰‧安徒生。

  顫抖的雙唇、紅腫的眼眶、低聲的悲泣,這是一般人看不見的霸王--一般人看不見的遊城十代。每一天,、每一夜,他都這樣的哭泣著……

  「你又哭了啊,我親愛的霸王。」約翰微笑著,從窗子跳了進來。

  「誰准你進我房間的。」霸王馬上擦掉眼臉頰上的淚,惡狠狠的瞪著約翰。

  「你哭的樣子還是一樣的美麗呢,我最愛的霸王。」他坐在窗檯邊,輕輕的笑著。

  霸王沒有回話,只是起身就往門口走。他不想看到他,他不想要看到約翰……看到那個不是他所愛的約翰,那個人只不過是個佔據別人身體的雜碎!

  是的,他愛著約翰,他愛著約翰‧安徒生。

  雖然不確定是不是因為他其實也是十代,他才會愛著約翰,但他確信,他不愛眼前的人,他不愛這個佔據著約翰身體的傢伙……因為他並不是約翰。

  正當他要握住門把時,約翰緊緊的抱住了他……

  「霸王,我是這麼的愛你,為什麼你就是不懂呢……?」他的手輕輕的伸進霸王的衣服裡,溫柔的撫摸著……

  「不要碰我!你不是約翰!你不是!你不是我愛的約翰!」他甩開約翰,狠狠的賞了他一個巴掌。

  約翰輕輕的摸著自己被打的熱燙的臉頰,他強行將霸王壓倒在地上,用力的撕裂霸王的衣服……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懂!!我是這樣的愛你……我是這樣的愛你啊!」

  抽出自己腰上的白色皮帶將霸王那雙還在掙扎的纖細手臂綁在背後,用力的咬上那白皙光滑的頸子,鮮血潺潺的流出……

  「我這麼樣的愛你……你為什麼不正眼看我一眼?為什麼!!」那悲傷的橙眼,充滿著深沉的黑暗。

  「你對我來說……不過是個……佔據約翰身體的惡魔……!」霸王這樣的對著約翰說著。

  約翰原本悲傷的眼神,瞬間迸出了仇恨和欲望的怒火。淚從他的兩頰滑落,他用力的抓著霸王的頭髮,把他拖起往那著張柔軟的大床上摔去。

  「霸王,我是這樣的愛你……你為什麼不懂……」

  流著淚,那雙幾近崩潰的美麗橙眼變的污濁,他壓上了霸王,用力的從頸部咬下……自頸部開始往下,在霸王白裡透紅的肌膚上留下一個個鮮紅帶血的齒印……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霸王……你只能是我的……你知道嗎……?」

  那崩潰的低沉聲音帶著誘惑人的沙啞,霸王咬著唇,不讓任何聲音洩漏出去,身體的痛,對他來說跟比早已不算什麼……

  看到霸王偏過頭,連句反駁的話也不說,他開始放聲大笑……是的,再也停不下來了,這崩潰的愛,這瘋狂的、沒有人會祝福的愛……!

  他拿出了一把刀,走向維持著房間燈光的其中一根蠟燭,將那把刀燒的豔紅,然後走向霸王。

  「你是我的,我不會把你讓給任何人的……約翰‧安徒生也不會回到你的身邊的。」眼神渾濁而冰冷,他冷冷的吐出像是死亡宣言的話語。

  他將霸王被撕裂的上衣整件扯掉,那美麗的背上,有著那時十代和約翰立下會"永遠愛著對方"時,約翰幫他設計的刺青……

  一整圈的玫瑰和荊棘刺青上,有著一對白色的翅膀,其中一邊的翅膀被青藍色的緞帶包覆著,緞帶上,筆跡端正的寫著"Posso pre semper guardare soltanto voi."。

  「不可以!」霸王驚恐的說著,那是他現在約翰和唯一的聯繫。

  「只要把這個破壞掉,你就不會再愛他了吧。」他癡癡的笑著,刀子抵再霸王的背上「那句"我只會注視著你",真的是相當的……」

  他用力的在霸王的背上劃下了第一刀,青藍色的緞帶就像是斷了兩半。

  「礙眼。」他瞇著眼,一刀刀的砍碎那條藍色的緞帶。

  「住手……不可以!住手啊!」

  不理會霸王的叫喊,他在那對翅膀的連接處用力的割了很深的一刀。

  --折翼了。

  「這樣,你也不能飛去找他了,對吧?」

  身心兩邊的痛楚讓霸王眼淚直流,但他叫不出聲,只能任憑約翰在他被上亂刀揮砍。在霸王的背上充滿著鮮紅的刀痕後,約翰把刀往旁邊的地上隨便一扔,淡淡的笑著,細白色的粉末自手中灑出,灑在霸王背上的傷口上,痛的霸王驚叫出聲。

  「啊--」

  「很痛吧?我也很痛喔……我要你知道我愛你,比這樣還要痛……比這些傷口還要深……」約翰瘋狂的笑著,然後舔咬著那些被他割出來的傷口……

  「住手,不要……我不要……!」

  不斷的掙扎,霸王想要掙脫約翰的暴行,卻痛的根本無法動彈……約翰從腰間拿出那組寶玉獸的牌組,一張張的將卡片嵌入霸王的傷口……

  「不可以……那是約翰的……嗚……會弄髒的……」

  霸王哭喊著,但是約翰就像是沒聽見似的,將一張張的卡片往他身上的傷口插上去……然後再把卡片一張張的用力扯下來,很多卡片也因此受了傷、折損……他聽到露比痛苦的的悲鳴著、聽到紫晶貓的慘叫……感到痛苦萬分。

  「弄髒?又怎麼樣?反正,那傢伙也不會回來了啊……」他微微一笑,又扯下一張卡片「永遠不會。」

  「啊……不要……不要這樣,他們會受傷的……」

  「那為什麼,你從來都不擔心我會受傷呢?」他笑著,用力的把露比在一次插進最深的那個傷口--那個連接羽翼的地方。

  「露比……對不起……嗚……」

  痛楚令他頭昏眼花,那些被染了血的牌一張張的掉落在他的身旁,他感到無比的罪惡感,眼前的約翰,卻像沒事似的繼續著抽出一張張的牌……

  滑軟的舌頭舔上霸王的背脊,麻癢的感覺、傷口的痛覺,卻讓霸王的下身起了反應……約翰的手扯下了霸王的褲子,手握住時有點驚訝。

  「原來你,喜歡別人這樣對待你啊。」

  約翰一手愛撫著霸王的分身,一手拿著不知是藏在哪裡還是他自己帶進來的電動按摩棒。按下了最大的開關,按摩棒震動著,約翰拿著那個按摩棒,一口氣塞進了霸王的後庭。

  「啊……不要……唔……哈啊……」

  突然被擴張的後庭感到劇痛,鮮血自股間順著白皙的大腿流下,被按摩棒所塞滿的後庭,稍稍轉動的前端一直頂到最敏感的那點,讓霸王不禁扭動著自己的身體……加上被約翰不斷玩弄的分身早就快射了,更是一個敏感到不行的階段……

  「原來你這麼色啊……連腰都自己扭起來了。」約翰瞇著眼,按住了頂端的出口,然後扯下自己臂上裝飾用的皮帶綁在霸王分身的根部,繼續愛撫著。

  「不要……啊……拿掉他……唔啊……」想咬住自己的唇,卻因為一直被碰觸敏感點而無法閉上嘴。

  「嗯?不要。」眼底的笑和那片黑暗融合在一起,那充滿慾望的眼眸對上了那雙哭腫的金眼「你也常常拒絕我,不是嗎?」

  約翰解開褲頭,掏出自己早已腫脹多時的欲望,一邊笑著,一邊先伸手將霸王的後庭再撐開,然後連剛剛的按摩棒也不拿,就直接把自己的慾望硬是頂了進去……痛楚由背脊尾端擃散到整個身體,無法忍受的痛楚,令他不斷的掙扎,被綁住的手腕早在之前掙扎時就變成了情色的紫紅……後庭硬被撐開到無法收縮的狀態,鮮血不斷的順著大腿的線條染紅了原本就鮮紅的床單……

  「出去!不要……啊……好痛……嗚……啊……!」抽泣著,不斷的掙扎,卻反而更加的痛。

  「我不要,我不會停的喔……」約翰抓著霸王的肩膀就這樣直接翻了他的身,這樣的拉扯更是使霸王痛到無法言喻「我會,一直插……插到你壞掉為止!」

  約翰吻上了霸王,然後就開始瘋狂的抽插著。不知是失血過多還是痛楚,霸王早就快要失去意識,但因為身體被強迫做著活塞運動,敏感點又不斷的被兩個巨大的凶器進攻,他根本想昏倒都無法昏倒……

  「啊……不要了……嗚嗚……不要……啊……唔……約翰……不要……」

  聽到霸王叫的不是自己的名字,他根本無法接受……於是就用更快更用力的速度下去抽插。在激烈的活塞運動運行時,他扯下了綁住霸王分身根部的皮帶,白濁濺濕了他的皮衣,顯得情色感更加的鮮明……越來越快的速度,霸王的身體根本招架不住,他放棄了掙扎,只能任由約翰在他身上肆虐……

  「嗯……不要了……會壞掉的……唔……啊……不要……」

  「不行,我還沒玩夠喔,親愛的霸王。」不理會霸王的哭喊,他更是用力的瘋狂抽插著。

  約翰一邊做著活塞運動,一邊啃咬著霸王胸前的蓓蕾,他舔舐著那個被他搞的傷痕累累的身體,留下了鮮紅的吻痕……良久後,他抱緊了霸王,就這樣射在霸王的身體裡……約翰拔出了他的分身,然後愛憐的摸著霸王的頭……

  「呼……啊……我討厭你……非常的……討厭……」說完,他就累的睡著了。

  「呵呵呵……果然是這樣嗎……」兩行淚,滑落了約翰的臉頰,他捂著臉,拿出那張黑彩虹龍,輕輕的吻了下「身體就還給你吧,我的時間,到了。」

----------------------

  早上,霸王感覺到身體的痛楚而醒來。

  醒來時,有人幫他換好了床舖,蓋好了棉被,還洗過了澡,身上的傷口也都處理過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種說不出的空虛感。

  「你醒啦,十代。」

  一個穿著有蕾絲袖口衣服的少年從門口走進來,肩上坐著一隻尾巴有顆大紅寶石的四耳生物,手上端著一碗白稀飯。

  「約……約翰……?」看到他,霸王眼裡滿是訝異,想起身坐起來。

  「別亂動喔,傷口會裂開的,我餵你吧。」約翰溫柔的笑著。

  「他……他呢?那個佔據你身體的傢伙……」

  「你再說誰啊?我不是一直都在你身邊嗎?十代,發燒了嗎?」他微笑著,餵了一口粥到霸王的嘴裡。

  是這樣嗎,他扯著嘴角說出來。

  約翰回來他應該高興的,他卻怎麼樣也笑不出來……為什麼,心理面會有那種好思念好思念的感覺……他愛的人不是約翰嗎……?為什麼他現在看到約翰卻無法笑出來?

  「你還是很不舒服的話,就睡吧。」看見霸王面色難看的約翰說著,摸了摸他的頭,給了他的唇一個淡淡的吻,拿著碗就出去了。

  躺在床上,霸王怎麼樣也睡不著,他啜泣著……他現在才發現有什麼用呢?他愛的不是約翰,是那個傢伙……是另一個約翰‧安徒生……

  「……你……回來……好不好……」他哭著,一直一直哭著。

  哽咽的聲音,唱著斷斷續續的歌……那是約翰常常在哼的歌,他在改公文時,約翰常常在唱著,有一次還解釋給他聽,因為那不是日文。

  就這樣,他哭了好多天,好多天,嘴裡都只有這首歌……

  回頭看過去 想念你的微笑和眼睛

  你如此的天真 為愛情在努力

  世界一直變 有一天我在夢中發現

  也發現你的線 不在我的視線 

  那一天 我哭了一整夜 

  也知道 我回不了過去 

  謝謝你給我的愛 現在我才看清楚

  彼此曾經受的傷 時間裡煙消雲散

  在愛情多變的路上  也許我只是個小孩

  把想要對你說的話 埋藏在心中最深的地方

  「吶,你聽到了嗎……我愛你……。」

= = = = = = = = = =
後記:
基本上是根據燐燐給的大綱打出來的
歌的話是因為昨天在廣播聽到覺得超適合就拿來當標題了(混帳
嘛,快點我需要有人唱這首歌給我聽(巴飛
自己唱嘴巴都快乾死了(慢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