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2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寒雨淚-序(元親X元就)


  飄啊飄的,細雨墜在石砌的池塘裡,嚇走了方才在中央悠遊的兩條魚兒。

  「我馬上就要走了。」琥珀色的瞳孔直盯著眼前左眼包著繃帶的白髮少年,臉上沒有一絲笑容。

  「松壽丸,你要去哪裡?」銀鈴般的嗓子喚著眼前的褐髮少年,長相如少女般的白髮少年露出傷心的表情。

  名為松壽丸的褐髮少年從寬鬆的袖裡拿出了一只玉簪交到白髮少年的手裡,垂下了眼,緊抱住眼前的少年。

  「寒雨樓。」只講了這麼三個字,不過這就是松壽丸即將要前往的地方。

  「不能……多留個幾天?」湛藍的右眼望著對方,眼神很明顯的就是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地方而擔心。

  松壽丸沒有多說任何一句話,只是放開了對方,摸了摸對方的臉頰,然後轉過身跑向在宅院門口等他那個穿著西裝的高大男人。

  「松壽……」還來不及追上去、還來不及說再見,對方就已經坐上了轎車,自己只能待在原地望著那台黑色的車駛去。

====================

  紅霞漸淡,漸黑的空,月娘已經露出了半個笑。

  少年坐在妝鏡前梳著蜜色的髮,在鬢旁插了一只粉色帶紅的牡丹;然後輕輕的眨了幾下眼,在眼角邊刷了一層淡紫;淡粉的薄唇抿了三兩下,在唇上上了一層淡紅的薄蜜。

  絲質的紅色和服和粉色的腰帶,外掛著一件繡著翠綠的紅外搭;少年白皙的肌膚和薄妝、弱紅的牡丹襯著密色的髮絲,琥珀色的雙瞳直直的望著紙門。

  「打擾了。」跪坐在外面的他輕輕的開了紙門坐在門口,望著吵鬧的宴會廳。

  「啊來啦來啦,喏,他就是這裡的傾城。」一臉嘻皮笑臉的男人一邊喝著身旁新造替他斟的酒,一邊沒禮貌的指著門口的松壽丸。

  「……」男人身旁用紫色眼帶遮著左眼的白髮青年有些驚訝的望了眼松壽丸,湛藍的右眼露出有點不可思議的神情。

  松壽丸行了個禮,起身入了宴會廳,一旁隨侍的幾個禿關上了門。

  「喂,你叫什麼名字。」白髮的男子毫不客氣的直問剛坐在他們兩對面的松壽丸,讓一旁的慶次捏了把冷汗。

  「……日照。」不帶感情的道出,有些不悅的看著對方。

  「日照,哼……。」繼續喝著酒,冷冷的笑了下。

  外面飄著雨,飄著淡粉色的花雨,不算晚的現在,天邊還是有些淡色的霞。

= = = = = = = = = =
後記:
序章很短(爆
不知道有沒有人想繼續看下去,作者在想人氣沒超過OO就不繼續打了(慢著
小的打得很無力啊,請大家給我POWER多回覆我吧(爆

然後裡面的用詞看不懂得請問我(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