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2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赤槿與綠葉(佐助X幸村)



  這是在赤槿來到寒雨樓之前的事情了。

  赤槿,本名真田幸村,是個天真活潑的孩子。父親是知名企業的經理,母親也是上流社會的人,從小就在飽受眾人喜愛的懷境下長大。

  在他身邊有個自小就照顧他、大他五歲的僕人"猿飛佐助"。佐助對他來說不僅是個照顧他身活起居的僕人,而是像哥哥一樣會陪他玩、會教他很多事情重要的人。

  「佐助!」幸村總是這樣,帶著滿臉的笑容跑到佐助的身邊。

  「怎麼了呢?旦那。」衣服洗到一半的佐助回過頭,看著站在他後面,小小的五歲男孩。

  「母親大人給我的,他說要我分給我在家裡最喜歡的人一起吃。」幸村手上拿著一個黑色的餐盒,裡面放滿了顏色美麗、一看就知道是高級品的和果子「所以我們一起吃吧。」

  總是這樣,純潔無暇的笑著。佐助輕輕的笑了,伸手拿了毛巾擦乾了手,摸了摸幸村的頭,幸村也為此更開心的笑著。

  「這樣啊,不過要旦那要等我工作做完我們才可以一起吃喔。」佐助把剛剛洗好的衣服擰乾,然後放到一旁的竹籃裡,然後拿到後面的竿子上晾乾。

  「那我幫佐助的忙!」把和果子放到一旁的木質走廊上,然後捲起了袖子拿起了一件衣服,墊起了腳尖,卻因為身高不足連竿子都碰不著。

  佐助看了這幕輕輕的摀著嘴笑了,但看到幸村那麼努力的樣子,便抱起了他,讓他可以搆得著竿子晾衣服,第一次晾衣服的幸村露出開心的笑容。

  「旦那,謝謝你的幫忙喔。」佐助摸了摸幸村的頭,然後繼續晾著衣服。

  佐助這麼說著,幸村相當的高興,不過他知道自己不夠高這樣反而會麻煩佐助,就把衣服一件件從籃子拿給佐助,這樣佐助就不用彎腰拿衣服了!

  「謝謝你喔旦那,你讓我提早了十分鐘完成早上的工作喔!」晾完衣服,佐助對他說著。

  「不客氣!佐助先休息一下吧!」拉著佐助到自己的房間,然後再把餐盒拿進房間。

  佐助拿起一旁的茶具泡起了綠茶,幸村注視著佐助的動作,在佐助把綠茶倒進杯子裡時,從壺裡跟著茶流出來的茶梗立了起來。

  「啊,茶梗立起來了欸!佐助今天會有好事情發生喔!」那天真的笑,一次次的笑進佐助的心坎裡。

  「已經發生了啊。」泡好兩杯茶,把其中一杯遞給幸村「旦那,小心燙喔。」

  兩個人愉快的吃著糕點、配著好喝的綠茶,每天這樣快樂的過著,不知不覺的,時間也流逝了十年。幸村十五歲,佐助二十歲。兩個人依然每天感情很好的吃著點心,喝著佐助親手泡的茶。

  但是今天,特別不一樣。雖然一樣是吃著點心喝著茶,但今天佐助特別的不一樣,表情特別的凝重。

  「佐助,怎麼了嗎?」幸村拿起一串團子放到嘴邊,輕輕的咬了一口。

  「那個……旦那,你喜歡我嗎?」突然這樣問,幸村睜大了眼睛看著佐助。

  「這個……喜、喜歡啊……」放下了團子,幸村有些扭捏的看著對方「怎麼突然說這個……」

  佐助露出有些苦澀的笑容,緊緊的抱住了幸村,然後吻住了幸村的嘴唇。雖然幸村有些訝異,舌頭戶相交纏的濕黏感、嘴裡全是對方的味道、鼻子聞到的也是對方的味道……這感覺還不錯。

  這個吻不長,只有幾十秒的時間,但是足以讓毫無經驗的幸村喘上一陣子。

  「對不起,旦那。」將對方緊緊的摟著,好像放手對方就會消失一樣。

  「為什麼要道歉呢……?」幸村露出和平常一樣的笑,其實他知道,佐助為什麼會這麼痛苦。

  是的,明天他就要離開這個家了,被送到青樓去。

  父親在他八歲時辭職後開始經商,後來經商失敗,到處都欠人家債,現在不得已把自己心愛的兒子賣掉。連最疼愛他的母親也贊成這麼做,多麼的諷刺啊。

  「旦那……我現在沒這個能力……但是我真的很想把你帶走。」緊握著拳頭,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生氣歸生氣,又能怎麼樣呢「我不想看到最喜歡的旦那被那些骯髒的人玷污……」

  「佐助。」幸村輕輕的吻了下對方的臉頰,然後推開了對方。

  佐助不解的看著幸村,幸村指是伸出了細長的小指。

  「那跟我約定,要帶我離開那個地方,好不好?」泛著淚光的望著對方,對方的小指輕勾著自己顫抖的小指。

  「我跟你約定好了,我會帶你離開那個地方的,旦那。」佐助重新露出溫柔的笑容,讓幸村忍不住的撲向他的懷裡大哭著。

  在幸村被送走後,佐助向真田家遞了辭呈離開了那裏,那棟有著他們兩個從小的回憶的房子。

  之後的事情就是後話了。

= = = = = = = = = =
後記:
很高興的打完了這篇文,這是我一直都很想打的佐幸。
其實幸村的故事還沒完結,不過在之後有時間打外傳會給想看的人交代的!
要不然也有可能為了他在開一個新單元也說不定(喂

謝謝大家點閱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