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2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寒雨淚-肆章(元親X元就)

   「許久不見了,身子還好吧,日照?」黑髮帶著幾抹白的男子,手上拿著一盒甜點的盒子從元就的房門走了進去,坐在元就的對面。

  「真的是許久不見了,久秀先生。」元就開始砌茶,並將對方帶來的點心放到黑色的漆盤上「托您的福,我身體復元的很快。」

  「那就好、那就好,身體健康比什麼都重要!」對方笑得開懷,這時元就把砌好的抹茶交到對方的手中。

  松永久秀,松永外商集團的總裁,年齡差不多五十左右,沒有結婚,來寒雨樓總是帶著甜點和高級的茶過來,成為元就的熟客從來都沒有觸碰過對方。

  只是帶著點心來跟元就聊聊天,偶而帶點新奇的玩具或零嘴,然後跟元就下棋。

  元就非常喜歡這位客人,因為他散發著跟其他人不一樣的氛圍,一種高貴高雅的氣質。

  當然不只是因為這種芝麻蒜皮的小事情,還有就是每次他來元就醉開心的就是--

  「來,這是最近新出的書,我覺得你會想看,就帶來了。」松永笑了笑,從身旁的公事包拿出了本有些厚度、看起鷹該是古典文學的書籍。

  「每次都麻煩您真不好意思。」元就露出了難得的笑臉,雙手小心的將書本收下,然後放置後面的茶几櫃上。

  「哪裡哪裡,每次你都泡那麼好喝的茶,這是一點心意。」松永說著又輕啜了一口茶「這次的是在北海道北菓樓的泡芙,吃看看。」

  「才真是不好意思,每此您來都讓您破費多買點心。」元就拿起了盤子,就算是泡芙,他衣還是拿著黑文字切成小塊才食用。

  「味道如何啊?」松永笑著,把茶碗放到了地上。

   元就細細的嚼著,泡芙的奶油餡濃郁滑順的口感在口中散了開來,酥軟的泡芙皮吃起來非常的香,元就閉起眼來細細的品嘗,多久沒嚐到這樣的美食了?

  「來你很喜歡啊,真是太好了。」松永笑得開心,自己也拿起了泡芙開始吃。

  他們總是這樣邊聊天度過登樓的時間,而松永也總是不過夜,準時再十一點整走人。

  每次元就都會帶一點不捨、一點難過的送著他走,而松永總是像個父親一般的摸摸他的頭,然後笑著說"下次見"。



  四國長曾我部組和奧州的伊達組,現在正為了兩個重大的關聯事件奔波。

  長曾我部組負責毒品,而伊達組負責病毒。

  這是一則走私案件,走私物品不外乎是安非他命、古柯鹼之類的東西,而病毒則是完全不明的密案,鎖偽的病毒則是最新種、還在開發中的生化武器。

  因為這東西流通到了日本而使得兩幫人馬忙得人仰馬翻,為的就是盡快查出到底是誰做了這種事情,而且到底想用這些東西做什麼?

  政府將辦不到的的事情交給了他們這些黑道,雖然沒有金錢輔助,但是可以確保他們安全的在日本生存下去,這就是政府和黑道的交換條件。

  如今發生了這種事情,這可不得了,要是這種事情鬧大前沒有收時下來,不只兩組的人馬有危險,到時候可能整個日本都會陷入恐慌。

  「FUCK!!被擺了一道。」

  在某處山上,伊達組找到了一幢廢棄的研究設施,在裡面找到了生化病毒的相關資料。

  伊達手上緊緊的抓著的不是一整疊的研究資料,是有關實驗的存活名單及實驗結果的資料,在名單上的前幾筆,真是讓伊達氣憤到一個不行。

  --第十批研究樣品編號AU0001_竹中半兵衛 
  --實驗結果:失敗

  --第九批研究樣品編號NF0024_毛利元就
  --實驗結果:待觀察

  --第八批研究樣品編號GM0146_真田幸村
  --實驗結果:成功

  ……


  對他來說,幾乎都是寒雨樓所認識的孩子,都是將來會成為紅牌,甚至已經是紅牌、是傾城的人

  研究者團隊的地方字跡已經模糊,但是上面有著半兵衛--也就是曇的父親、真田幸村--赤槿的父親也有著元就的母親……但是最重要的投領,名字卻像故意似的,被刀片割了一個口。

  看到這份文件,長曾我部會怎麼說呢,想到這,他不禁氣憤的想把這裡給砸毀。

  看到這份報告,不就宣告了一件事情,寒雨樓裡,那些存活下來各個姿色過人的孩子,就是生化兵器嗎?

  而且這份研究,居然十五年前就開始了。

  這代表了什麼?

  病毒是怎麼傳染?

  病毒的效果是?

  為什麼他們的樣子都與一般人不同、特別的惹人憐惜?難道、也跟這個病毒有關係……?

  一瞬間,他的腦袋停止了,充滿了許多異樣的思考。

  但這一瞬間,他後悔了。



  元親這邊衣然追查著毒品的銷路及販商到底是誰,但他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

  其實根本沒有毒品走私進來這件事情。

  就算找不到毒商一定會有人知道管道買,可是用盡了方法問遍了那些藥頭之類的供應商,沒有人知道有新提供者、更不用說是大量進貨。

  雖然伊達和長曾我部兩組不碰毒,可兩邊的領班跟連政府都不敢惹得地下販毒集團明智組可是熟的很。

  鎖有毒品的通路、銷路他們不可能不知道,更何況新的通路。

  明智光秀一句:「完全沒有新通路,已經六七年了好嗎,我先說我跟你有約定在先,我是絕對不能對你說謊的我還是知道的。」

  他知道明智不敢對他說謊,所以元親很快就得到了解答,這裡是個幌子,要讓他和伊達分散注意力在生化病毒這東西上面的幌子。

  「可惡,獨眼龍你這小子可要給我平安啊!!」

  氣憤的抓起手機撥了電話給伊達,沒想到接起來的那瞬間聽到的不是伊達平常霸氣十足的損人聲音。

  是爆炸的聲音。

  什麼東西被炸了?

  「獨眼龍!!回句話啊!!喂!!」

  緊緊抓著手機,何奈已經沒有任何的回響了,只有電話掛掉的聲音。



  坐在窗邊,元就看著外邊的花園,是那樣的美。

  今晚的月亮很圓,但是顏色卻帶著些許的腥紅,是怎麼了呢?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帶著不安,元就關起了窗,準備就寢。


===========
後記:
各位好,這裡是好久不見的滅。
寒雨淚第四章終於在此誕生了,感謝許多戰B同好三不五時的催稿與陪伴。
雖然離上一篇根本就已經快一年了,但是我還是沒有放棄他的請相信我!!!
這次是個很大的拐彎,下一張的話會正式進入劇情主線了吧大概?
雖然覺得不太可,能但是很想問:再看到這章前,覺得寒雨淚是純愛文的舉個手~

哈啊,開玩笑的,沒有人會這樣認為吧,不過這章是跟親就脫了點節
因為要走高朝囉~
所以請原諒我吧OT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