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2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研究計劃(基山X綠川)

  隔著玻璃的,是兩人相會的視線。   一雙綠色的瞳對著一雙黑色的瞳,黑色的瞳映著紅,綠色的瞳卻什麼也沒映出來   啊,因為對方的髮吧   是那樣美的綠,比自己的雙眼,更加的美。   隔著玻璃,無法和對方對話,刺鼻的液體灌入鼻腔,讓人無法呼吸。   我們,就一直這樣相視著,一直到沉睡。 *   「實驗品GN02,你可以出來了。」   張開眼的那時候,依然是那個玻璃製的水槽,只是沒了那些嗆鼻的藥水,沒了那些讓口腔麻痺的味道。   粗魯的研究人員把少年硬是從水槽拉了出來並將他帶到一間純白的房間。   「終於來了啊,好啦你們可以退下了。」穿著西裝的人,比了個手勢,研究人員就離開了那個房間。   凝視了紅髮少年幾秒,穿西裝的男人露出玩味的笑容,並做了一個手勢,原本坐在角落的一個少年站了起來,走到了紅髮少年的面前。   站在眼前的綠髮少年看起來很熟悉--但紅髮少年依舊想不起來對方是誰。   「這是GI01,名字叫雷傑。」   「雷……傑……?」紅髮少年喃喃念到了這個名字,覺得有些奇怪,但也就接受了。   「GI01,這是GN02,名字叫做古蘭。」   對方的黑瞳,沒有以往的光澤,古蘭微微歪了個頭。   「以後,你們就是敵人了,只有在那場生死遊戲活下來的人,才可以走出那個地牢喔--」穿著西裝的男人笑著。   雷傑只是微微的點了個頭,然後就跟著一個白衣的男子離開了實驗室。   「那麼古蘭,我先來跟你解釋遊戲規則吧?」男子微微一笑,拿出了一支裝著紫色螢光液體的針筒   看到針筒,內心有古奇妙的恐懼感讓古蘭不禁後退了好幾步,腦中有許多畫面快速的閃過,讓他頭疼欲裂。   「研……崎……」狠狠的瞪著眼前的男子,古蘭踉蹌了幾步,昏了過去。   「看來那試劑,對你似乎沒什麼效用呢,基山廣--前創世紀的隊長,古蘭。」名為研崎的男子嘴角一個莞爾,還是將那管液體注入了昏倒的古蘭的靜脈。 *   醒來時,已經不是原本的那間房間了。   帶著有點模糊的記憶,揉了揉眼睛,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其實他一點也不記得,只記得頭痛、和昏睡。   冰冷的地板和生鏽的欄杆,只有一張破舊的床,腳上還鍊著防止逃跑的腳鐐。   覺得有些絕望時,他撇到角落有熟悉的身影。   「雷傑……?」   那個黑色的瞳,只是一直看著自己,那張嘴卻一個字也不說。   古蘭走近了他旁邊,雷傑就只是站起來而已。   「遊戲開始?」一句這樣的疑問句。   還在疑惑著對方再說什麼,突然的一個閃神,所有所謂的遊戲規則一則則的閃過腦海。   "只要兩方同意遊戲開始,腳鐐就會自動解開。"   "若提出申請時拒絕,視同放棄遊戲,放棄那方會立即死亡。"   "在其中一方斷氣前,若中止遊戲,兩人都會立即死亡。"   "只能徒手進行遊戲,其他則沒有限定。"   「遊戲開始?」對方像是催促著的講著,但是不帶任何的感情。   也罷,自己大概也不認識這個孩子吧?若不打,就不能離開這坐牢房,打了,也只是殺了一個不認識的人而已。   正打算要講出那句遊戲開始,頭又開始痛了起來……   又是一個個閃過的片段,從小時候的育幼院、到之前的外星學園、到贏得FFI的勝利……到……好不容易能在牽到龍二的手。   龍二?那是誰的名字?   『廣、歡迎回來』   那個笑容滿面的少年是誰?跟雷傑長的好像?   『廣!再不去上學,瞳子姐姐會生氣喔!』   那個笑著鬧他的人?是誰?   『廣?你怎麼了?為什麼都不說話呢?』   那個皺著眉頭,擔心的望著自己的人、到底是誰?   『廣,我愛你。』   那個跟自己十指交扣的人--   『--!!』   那個隔著玻璃看著用恐懼的神情自己沉睡的人--   "綠川龍二。"   那是誰的名字?   還有,廣是誰的名字?   「遊戲開始?」雷傑又問了一次。   反射性的,他覺得自己不可以答應這個遊戲,就算死了也是一樣。   「我拒絕。」古蘭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下一秒,他感覺的一陣血管被凍結的痛楚。   "實驗品GN02,自動放棄生存,立即破棄。"   廣播的聲響,傳遍了這間地牢,雷傑的腳鐐被打開,房間的欄杆門也開啟。   規律沒有感情的腳步聲離開了。   啊、綠川龍二,自己最愛的人,前雙子星風暴的隊長,是兒時玩伴,為什麼在死前才想起這些……這些剛剛還是那麼模糊的片段呢?   在死前,閉上眼前,他聽到了慘叫聲--   那是誰的慘叫聲?   "廣--!!"   啊,是自己的名字呢。   古蘭--不,廣帶著滿足的微笑,睡去了,就這樣再也沒有醒過來。 *   才關上牢房的門,欄杆輕脆的聲響才響起,雷傑原本盤起的綠髮突然間的散開了。   失去意識的那段時間,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只是那個回頭。   他看見了,帶著滿足微笑,身軀快速腐敗,並且被一群白色的蟲子用及快速度腐蝕掉的廣。   「不要!!!!!!」   他想起了那段喪失的記憶,止不住的嘔吐感。   他只能看著廣最後的笑容,不斷的乾嘔和哭泣。 =========== 後記: 我先說這篇沒有後續,雖然不知道大家再起鬨什麼WWW 嘛不管是在噗上看還是在這邊看的孩子,都謝謝你們點閱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