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2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世界(涼野X南雲)

  --我的世界。   --是一片極地。   --有一座大冰山。   --裡面冰著一顆心。   --那顆心曾是我的心。   --現在的我沒有一顆心。   --現在的我住在一座城堡。   --那是冰塊做成的華麗城堡。   --我就是那座華麗城堡的主人。   「我是……DIAMOND DUST的隊長,加賽爾。」 *   --我是身處在熾熱地獄的魔王。   --把所有的東西都燃燒殆盡。   --將全部的憎恨發洩出來。   --我的憤怒沒人能理解。   --在火中不停舞踏著。   --斬殺撕裂障礙物。   --不斷的發狂著。   --沒有人理解。   --我的世界。   「我是PROMINENCE的隊長,潘恩。」 *   每次與他眼神的交會,都會讓我一陣煎熬。   他的眼神,是那種冷的會令人發麻的眼神,那雙看似透亮的眼睛,卻沒有一點透光的感覺,看不進他的心理。   這讓我,很煩躁。   我最討厭那種完全看不透的傢伙,就像加賽爾那傢伙。   總是什麼都不說,每次心情一不好就只會不斷的抓著自己的頭髮,然後瞪人,發脾氣也只會遷怒,每次都把他和我的隊員們扯進去,搞的兩邊都不愉快。   那傢伙,真讓人看了不順眼。   就不能好好的跟他自己以外的人相處嗎?就算是競爭GENISES名號的對手好了,那又如何。   還是會想跟那傢伙好好相處的。   我就不能,幫他分擔一點嗎?那傢伙的心裡重擔。 *   「潘恩大人,要開始練習了!」席特從休息室的門口走進來,看著坐在椅子上的潘恩。   這時的潘恩,還沒有換上他平常所穿的隊服,只是坐在板凳上像是在思考的手肘撐在膝蓋上,有點煩躁的咬著姆指的指甲。   席特走到潘恩的身邊坐下,手撐在大腿兩邊有點後仰。   「晴矢,又在想他的事情了嗎?」叫著潘恩的本名,席特頑皮的笑了笑。   「茂人,你多嘴。」臉微微的紅了一下。   「既然那麼在意,就去找他聊聊嘛,晴矢。」踢著雙腳,兒時的玩伴他再了解不過了。   「也不是說找他就能找他的啊……」想著對方的脾氣,雖然自己沒好到哪裡去就是。   而且每次他和加賽爾一見面就是吵架。   吵到席特和尼帕架著他,杜羅爾和貝魯卡拉著對方離開。   「也是呢--畢竟你們一見面就是吵架嘛。」跳起身,席特走到門口「我跟大家說今天自由練習,晴矢--唔,潘恩大人你就好好把這件事處理一下吧。」   門關上了,潘恩思考著,也是,再不解決的話,大概會煩惱到球會踢出問題來吧,最近的表現已經比平常差很多了--因為這件事。   那個加賽爾,為什麼,他會這麼在意呢。   好想知道他在想什麼、想融化那雙眼睛的冰冷,想要給對方溫暖,不想再看到他那種孤獨的感覺。   慢慢的站起身,他走到加賽爾的房門口。 *   每次看到那傢伙,就會令我感到害怕。   那雙看起來要把我的一切給看透,想要挖掘我秘密的眼睛。   他的眼神,火熱的要把我的世界給融化。   那是一種侵犯,一種令人生氣的感覺,非常的討厭,潘恩。   那傢伙,是我最討厭的那種傢伙。   為了保衛我自己的世界,為了讓那傢伙徹底的閉嘴,我該怎麼做呢。 *   「我可以進去嗎,加賽爾?」   敲了敲對方房門,潘恩站在加賽爾的房門口,等待著對方的回應。   門開了一開小縫,然後打開。   「有什麼事情?」用著平常不笑的表情,加賽爾冷冷的看著潘恩。   關上了房門,房間的氣場一整個呈現冰冷的狀態,非常的寒冷。   「那個,我很不喜歡啊,你每次都什麼都不說,一生起氣來就亂遷怒的態度。」握緊了拳頭,有點激動「不能跟小時候一樣,跟我說嗎?看你痛苦,我也很難受。」   「早就跟以前不一樣了吧。」   加賽爾冷冷的回應,潘恩的拳頭握的更緊了。   「我真的不想再跟你老是吵架了。」看著對方的眼睛「我真的很不喜歡那樣啊、涼野風介,我很在意、很喜歡你,我不想看你這個樣子……」   「那又怎麼樣?」閉上眼,不想直視那雙金黃的雙瞳。   「你……真的變了嗎?」眉頭緊皺再一起,鼻子一酸,眼淚滾滾的滴下,聲音哽咽著「我們不是約好了,要一直一起踢足球的嗎?在孤兒院的時候!」   加賽爾起身站在潘恩前面,雙手伸起,用力的往對方的脖子掐了下去。   「你以為我喜歡這樣?你以為我忘了那個約定?自以為是夠了沒有,南雲晴矢。」瞪大著雙眼,愣心有某處開始崩塌的聲音「你以為我喂時麼會變成這樣啊,混帳!!」   意料之外的,潘恩並沒有掙扎,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發怒,靜靜的凝視著那雙眼。   「你這種傢伙--去死算了!」   一下不知怎麼樣的使力,啪唧一聲。   --對不起,風介。   聽了了什麼聲音而回神過來,他已經看到對方閉上了眼,動也不動。   「不、我……我到底……」放開了手,對方的屍體滑落。   加賽爾驚恐的看著自己的雙手,瞳孔縮小,眼淚從眼角不停的湧出,一陣噁心感從胃裡竄出,他跪了下去,瘋狂的嘔吐著。   在已經吐到什麼東西都吐不出來後,他回頭看著那個躺在一旁的屍體。   他到底做了什麼?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那時自己對他講了什麼?   為什麼他會在這個奇怪的地方?   為什麼自己什麼都不記得了,從離開育幼院到現在的記憶,什麼都不記得,回神來他看見他最喜歡的兒時玩伴、自己最愛的人死在自己手裡。   不,不要這樣……!   加賽爾拿起一旁桌上的美工刀,往自己的脖子刺了下去。   被戳刺的動脈,噴出大量的鮮血,染紅了他的銀白色頭髮。   他倒在潘恩旁邊,在失去意識前,親吻了一下對方的唇。   --對不起,晴矢。 ==================== 後記: 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了。 思緒很亂很亂。 感謝點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