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2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依存症(梅倫→布勞)

  

  並不是非常的討厭一個人,但總還是會感到些許寂寞。

 

  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兩個人是從什麼時候睡在同一張床上;什麼時候自己精確的十一點睡眠時間已經更改為半夜兩三點;什麼時候沒有他在身邊就會感到孤單;什麼時候對方沒有賴在自己懷裡,自己便無法入眠?

 

  下了床,時間在早上的八點半,已經打開的窗簾透著溫暖的陽光,攤開了窗,初冬的風還是帶些寒冷,再過一陣子就會下雪了吧?即便是這個充滿著死亡氣息的世界,這個炎之聖女大人的哀傷所創造出來的灰色空間。

 

  盥洗完後,換下了睡時所穿著的長版黑色襯衫,絲質的高級襯衫套上了梅倫白皙的手臂,一顆一顆的將扣子扣上,穿上了銘黃的西裝背心,將燙得筆直的褐色西裝褲穿好,繫上皮帶和自己因興趣而掛上的環狀裝飾,最後拿著藍色絲帶在頸上繫上了一個對稱的蝴蝶結。

 

  一天的工作,將在套上外套的那刻開始。

 

  將白色的三線手套戴上,拿起了自己的燕尾服外套穿上、整理了下領子後穿上鞋便離開了自己的房間,隨地亂丟的物品和雜亂的床單,這些在這個時間,都不重要。

 

  「早安。」

 

  踏入餐廳便聽見清澈的少年聲音對著梅倫打招呼,眼前的是同為侍僧的同僚,一個矮小的綠髮少年,少年伸手為梅倫拉開了椅子,從餐車上拿下了一份餐點。

 

  「今天是法式炒蛋和煙燻脆腸,如同往常培根可以隨意添加。」少年對著剛坐下的梅倫說著今天的菜單,並將餐點放置對方面前。「麵包請問要雜糧麵包、鄉村麵包還是牛奶吐司呢?」

 

  「吐司就好。」不喜歡,應該說,早該習慣了,但還是不喜歡。「我要咖啡牛奶。」

 

  「咖啡牛奶嗎?請問要加糖嗎?」將麵包置於梅倫眼前麵包籃中,一邊做出詢問,少年侍僧拿起已經泡好的咖啡倒入了熱好的牛奶後攪開。

 

  搖了搖頭,糖什麼的不需要,見對方將手上調好的熱飲置於自己面前的桌上後便推著餐車離去,看來,今天只剩下自己還沒用餐了。

 

  微涼的早餐,油而不膩的培根,烤的香酥的吐司,順口的咖啡牛奶,早晨溫暖而不刺目的陽光,少年微甜而天真的笑容。

 

  能夠獨佔的時間,只有這種早餐時間快要結束之時。

 

 

  結束了一整天的工作,卸下了一身拘束的燕尾西裝伸了個懶腰,時間是晚上九點,距離那個人來睡覺的時間還整整有五個小時左右,這個時間便是自己整理房間的時候。

 

  將需要換洗的衣物置於置衣籃,將棉被弄整齊後自己便到浴室盥洗,而做完這些動作也不需花到半個小時,剩下的時間便是花在把玩撲克牌上頭或是看著昨日或前日借來的書籍。

 

  一點半,今日敲門聲異常的早,對方穿著睡衣,外頭披著一件外套過來,手上拿著的是燙的平整的褐色套裝,每日都是這樣的,跟其他戰士是下午由少年逐一送回房間放置的不同。

 

  就意義上來說,被特殊對待了呢。

 

  「今天特別早。」接過對方遞上來的衣服,讓對方進門後便關上房門,然後將衣物置於椅子上。

 

  「因為提早把工作做完了。」天真的笑著,少年很自動的爬上了梅倫的床窩進被窩裡。「給你帶來困擾了?」

 

  「沒有。」將電燈熄閉,開了床頭的小夜燈後也爬上了床,就像是習慣似的,對方窩進了自己的懷哩,而自己也很順手的抱緊了對方,摸著對方柔細的髮絲。

 

  「那麼,晚安。」蹭了幾下梅倫後,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沒多久後便沉沉的睡了,平穩的呼吸聲傳出。

 

  不知道這麼做對方會不會生氣,但在對方不知道自己對他的感覺前,應該說尚未發覺前,任何過於親暱的動作都是會困擾的吧?

 

  雖然是這麼想著的沒錯,但梅倫總是在對方睡著時,輕撥起少年的瀏海,輕落一吻。

 

  「晚安。」摟著懷裡的少年,難得溫柔的笑著,只有這種時候自己才像是真正佔有對方的一切,而且感到對方是真正依賴著自己。「祝你有個好夢,布勞。」

**********
後記:
許久沒發文上來了,各位我回來囉。
其實這篇又是在心情不好下的產物,我也好想要給人抱著睡呃呃呃。

然後很久沒回來第一篇是UL不知道有沒有人嚇到XD
過陣子可能會再辦個新網誌,希望可以永續經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